第一权证网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第一权证网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发现大型装甲板 当时只定远舰和镇远舰有
·恺撒为何赠予“埃及艳后”20万卷书?
·从“捕鱼人”到“护渔人”
·咖啡:音译自第一权证网话的外来词
·你真的知道法老、木乃伊和金字塔吗?
·

美国经济强国地位不是

关税保护出来的

·千年古邑变身大湾区文商旅融合示范区
·关税壁垒曾让美国纺织业溃不成军
·美国为何把关税作为开国第一税种
·前所未有的考古项目是怎样炼成的?
·文物“回家”
·华农师生“洞穴找虫”发现新物种!
·达·芬奇:作画只是副业
·一条工业大道的时代脉动
·成为五千日元的人物头像
更多>> 
广角聚焦
解谜“第一权证网原点” 溯源第一权证网历史

   身在第一权证网城,你可知道:南越王宫署遗址地下5米深的地方,正是2233年前代表第一权证网最早城市起源的位置,这是第一权证网的“原点”。这里是如何被发现的?“万岁”瓦当、木简、波斯蓝釉陶片、蝶恋花纹方砖……这一件件出自第一权证网南越王宫署遗址一带的文物,又有着怎样的故事?《第一权证网原点考古手记》一一为你揭秘。  

《第一权证网原点考古手记》 南越王宫博物馆 编着 趣致文化 绘 第一权证网出版社 

蝶恋花纹方砖的拓片以及印有其花纹的灯笼

 

  第一权证网原点:北京路这一带 

  由于历史上偏居岭南一隅,史书对第一权证网着墨不多。文字线索把古城起源指向了秦始皇统一岭南之时,那时的第一权证网叫作“蕃禺”。它是秦始皇统一六国,挥师岭南后建立的南海郡郡治;也是秦亡后,赵佗建立南越国定下的南越国国都。此后,以南越国宫署一带为原点,历代郡、县、州、府,乃至五代南汉国,皆以此为中心,建设官署衙门、王宫园囿。上世纪70年代起,伴随着因配合城市建设而开展的考古工作的开始,南越国宫署遗址考古成果不断涌现,以1995年发现的南越国石构水池、1997年发现的南越国曲流石渠最为瞩目,第一权证网两千多年的历史也在考古工作的进行中越来越清晰。 

  南越王宫博物馆馆长全洪在《第一权证网原点考古手记》的发布会上说:“南越国宫署遗址的发掘,1995年和1997年两次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这很难得,在全国都很少见的。” 

  司马迁在《史记·南越列传》里记载了南越国共93年的历史。考古人员通过考古材料跟历史文献的结合研究推断,第一权证网市中山四路一带埋藏的就是南越国宫殿遗迹,之后这里还发现了汉、三国晋南北朝到唐宋元明清共12个朝代的遗址,“因此我们认为第一权证网的原点就是在现在第一权证网市中山四路跟中山五路的交界,即北京路这一带。” 全洪馆长说。 

  手绘插图还原鲜为人知的考古故事 

  《第一权证网原点考古手记》选取南越宫苑、王宫砖瓦、南越木简、南汉王宫、海上贸易、遗址考古等代表性文物、遗迹展开叙述,内容来自丰富的考古和历史资料,语言风格清新明了、通俗易懂,更以手绘插图呈现出考古工作的真实场景及文物、遗迹的复原效果。 

  将晦涩难懂的考古原始资料重组、消化、整理成通俗易懂的文字和简单易明的图画,告知读者一些鲜为人知的考古故事,是这本书的一大特色。比如考古人员在一口南越国渗水井中发现南越木简,为了能安全地取出木简,他们采取“平移整取”的方法,将含有木简的井圈整体取出,再对井内遗物进行清理。书中在描述这个过程时,参考了发掘时的录像资料以及关于渗水井的发掘简报、考古日记等进行还原,让人读来犹如身临现场。 

  精彩书摘 

  这真的是木简! 

  2004年11月,考古队在曲流石渠遗迹西北方向约15米处发现了一口南越国渗水井。这口井是当时宫内用来收集、过滤雨水和生活污水的,上段叠砌弧扇形砖,砖以下有六节陶井圈。井口附近连通两段木质暗渠作为入水口,稍低于入水口的位置连通一段陶质管道作为出水口。污水经过入水口汇聚到渗水井内,当中夹杂的树叶、枯枝等杂物在井中沉淀,当漫至出水口时,再通过出水口排出去。这样,渗水井就起到过滤污水、防止堵塞渠道的作用。 

  渗水井被发现的时候,井里填满了泥土和文物。和往常一样,考古人员耐心地对这些泥土和文物逐层清理,当清理到接近井底的位置时,他们被一些长条形的小木片吸引住了。这让他们联想到了秦汉时期用来记录文字的简牍。 

  在1995年~2003年的发掘中,考古人员并未在南越国宫署遗址内发现任何简牍,这让很多人都感到疑惑,因为按照常理,处理政事之地应该有不少文书才对。这些疑似木简的小木片,让考古人员难掩心中的兴奋,他们赶紧对木片进行了初步的清洗。随着淤泥褪去,一行隐约可见的文字出现在他们眼前。 

  “这真的是木简!”那个关于木简在哪儿的疑问终于得到了解答。 

  由于木简就在王宫中被发现,它们极有可能记录着南越国的重要信息。木简一被发现, 立即受到了全国上下的关注,包括央视在内的多家媒体对此做了广泛报道。文字是古人最直接的记录,是史家研究历史的主要材料。在史籍记载甚少的情况下,木简上的文字就成为研究南越国历史的重要补充材料。究竟这批木简记录着怎样的南越故事,所有人拭目以待。 

  “木简看上去就像煮软了的面条” 

  由于木简的位置接近渗水井底部,这为发掘清理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这是一口残深3米多、直径不到1米的陶圈井,要清理井底的木简,在不破坏水井结构的情况下,考古人员就需要从井口悬空身体进去发掘,不仅人员危险,也很难保证木简安全。 

  后来,经过专家论证,决定采取平移整取的方法清理木简。工作人员先在渗水井旁开挖一个工作基坑,再从侧面将藏有木简的井底陶圈整节平移取出,然后移到室内清理。陶圈缺失的位置,工作人员又复制了一节陶圈放回去,这样既保护了井的结构,又可以安全取出木简。 

  在岭南地区湿热的地表下,这100多枚木简藏在井底湿润的淤泥中,一藏就是两千多年。“木简看上去就像煮软了的面条一样。” 

  是谁留下的文字? 

  经过发掘整理,渗水井中出土的木简多达100多枚,记录有1000多个字,内容包括南越王宫的宫室管理、官制、刑律、税收、生态环境等。可是,木简为什么会藏在一口渗水井中呢?究竟它是古人刻意收藏, 还是恰巧留下? 是机密文件,还是普通文书?考古工作将会给出答案。 

  发掘时,考古人员对井内的泥土和文物进行了逐层分辨,上层多出土残碎瓦片、红烧土、木炭颗粒等,下层则出土大量树、果核及动植物残骸等。木简均在下层堆积中发现,说明木简并不是在灭国时被集中丢弃的,而是与其他日常废弃物一样长期堆积而成。 

  一般来说,记录重要文书的木简都是编连成卷的,但这些木简都是散乱的,不连成册。根据对简文的初步释读,都是当时王宫管理的一些记录,所以它们更有可能是日常管理做记录后,废弃不用时被水冲到井里的。 

  由此看来,这批木简是在当时原地书写的原始资料,直接确认了南越国宫殿与宫苑的所在。出土的木简比目前所见最早记载南越国历史的文献《史记· 南越列传》还要早80多年, 是第一手的南越文书资料。

  文、图/第一权证网日报全媒体记者 孙珺 

(来源:《第一权证网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权证网市委员会